可米網 > 電視劇 > 正文

費啟鳴曾被原著作者嫌棄, 網紅轉型演員有多難?_評價

可米網(www.sftzdc.live)2019-10-11 16:10:11

[摘要] 原標題:費啟鳴曾被原著作者嫌棄, 網紅轉型演員有多難? 作為一位抖音一線網紅,費啟鳴大概令不少想轉型的網紅感到了一絲欣慰。 最近由費啟鳴主演的網劇《我在未來等你》收獲

原標題:費啟鳴曾被原著作者嫌棄, 網紅轉型演員有多難?

作為一位抖音一線網紅,費啟鳴大概令不少想轉型的網紅感到了一絲欣慰。

最近由費啟鳴主演的網劇《我在未來等你》收獲了不俗的口碑。他本人在劇中的表現也沒有像之前的眾多網紅那樣被詬病,且費啟鳴在劇中的角色是和李光潔并列的雙男主。在戲份、個人表現及作品評價上,費啟鳴轉型演員的第一步,可以說走得很順利。

無獨有偶,最近另一位曾名噪一時的網紅黃燦燦在沉寂許久后也再度出現在公眾視線,在楊紫、馬天宇主演的《我的莫格利男孩》中飾演女二號唐澄。颯爽、獨立、個性的人設令黃燦燦收獲了演員生涯中第一個既拉好感又有記憶點的角色,通過這個角色,觀眾似乎已開始淡忘她曾經的網紅身份。

雖然同樣收割流量、靠“紅”成名,但網紅和演員之間存在一道鴻溝,這是近幾年被廣泛討論的一個現象。

諸多網紅要么在影視劇中“見光死”,要么被評價拉低了作品的檔次。但同時,仍有大量網紅樂此不疲地往主流娛樂圈“轉型”。于是兩相矛盾之下,網紅轉型難,也就成為了一個經久不衰的話題。

網紅在演員圈食物鏈底層

展開全文

費啟鳴的轉型之路其實并不像結果呈現得這么順利。在《我在未來等你》發布會上,原著作者劉同曾直言,費啟鳴試戲三次,前兩次都因為實在不能接受他的網紅身份,覺得對戲有影響刷掉了他。當最終決定啟用費啟鳴扮演男主角時,劉同還和制片人互相打氣,說希望整部劇不要被費啟鳴拖累。

《我在未來等你》原著作者/監制 劉同

網紅在網絡平臺動輒坐擁幾千萬粉絲,表面看起來受歡迎度可以秒殺一些只有幾百萬、幾十萬粉絲的演員,但換到主流影視圈,網紅卻是一個受觀眾嫌棄的身份。他們借網絡平臺“野蠻生長”,人設在前、曝光無數,且不談素養如何,單從“人在戲后面”的基本表演原則看,就不夠格。

大家經常提到的網紅“見光死”,就是諸多網紅從網絡平臺走到電視熒幕上,暴露出美貌度不夠、綜合實力不強的缺陷。比如曾經的復古女神南笙,寫真中清純動人、眼神里滿滿的故事感,但到了《天天向上》舞臺上,卻被吐槽姿色一般、仙氣全無。

電視劇《延禧攻略》中珍珠的扮演者張天韻,一直被拿來當做印證“網紅和演員區別”的典型案例。她是一位三百萬粉絲的抖音網紅,網絡平臺上她是備受追捧的高顏值女神,但在電視劇中她與女主角吳謹言的諸多同框畫面,被網友評價“輸得好慘”“本來覺得吳謹言也就還好,但和網紅比起來簡直勝出一大截”。

除了有網絡平臺的種種濾鏡加持,網紅日常出鏡的方式也較為單一。自拍視角使他們往往能呈現出最完美的一面,但娛樂圈藝人卻需要承受鏡頭360度的考驗,這就使得許多網紅在硬件條件上無法滿足影視劇的拍攝要求,給人幻滅之感。

外在還只是一個基礎,網紅大都非科班出身,甚至許多靠講段子、發自拍火起來,演技很多時候不在他們的業務能力范圍內。比如被稱為初代網紅的黃燦燦,曾經多年深陷“演技太差”的評價。

靠著王思聰前女友身份火起來的張予曦,在《親愛的公主病》里,也被評價“臺詞尷尬到出戲”。

另外,網紅的“紅”,往往和平臺黏連十分密切。費啟鳴在抖音擁有一千九百萬粉絲,這個粉絲數和朱一龍的微博粉絲是一致的,但費啟鳴卻仍舊在大眾層面缺乏認知度。在他轉型演員之后,粉絲也只是達到了部分轉化。

說到底,網紅與粉絲建立的關系是以平臺為基礎的,其產出的內容也帶有強烈的平臺屬性。費啟鳴在抖音上賣萌講段子,滿足了粉絲看帥氣小哥哥撩妹的需求,但換到影視熒屏,他是否能滿足粉絲的觀劇需求,卻是個未知數。

種種原因造成了網紅轉型的尷尬,他們被認為外形容易“見光死”,業務能力不專業,引流作用也一般。所以迄今,只有一部分頭部網紅在積極轉型且屢屢碰壁,大部分網紅還是安于小圈的繁榮。畢竟網紅的收入十分可觀,如果只是在影視劇中打個醬油,片酬其實是遠遠低于做網紅的收入的。

“小”網紅與“小”劇集卻更占優勢

從近幾年一些較為成功的網紅轉型案例來看,小網紅其實比大網紅更容易轉型成功。所謂小網紅,是指那些粉絲基數較少、只在少部分人群中流行未出圈的網紅。最近網劇《世界欠我一個初戀》中的女主角白鹿,就經常被當做網紅轉型成功的代表人物。

白鹿網拍照

白鹿最初的成名路徑是一名淘寶模特,微博也積累了一些粉絲,但并未像費啟鳴那樣擁有鮮明的“抖音網紅”標簽。所以在她成名之后,其網紅經歷在主流觀眾人群中也鮮有人知。

吳倩,也曾被人定位成網紅出身。她和黃燦燦一樣,曾經靠著一組寫真集在網絡走紅。但她的網紅期短、更多是在小范圍內流傳,且大學未畢業就很快簽約影視公司,在一部部作品中露臉,大眾并未對她形成固化印象,更多記得的是她的演員身份。

吳倩《深秋自high集》寫真

不過,如今的網紅在向影視界的進發上也開始另辟蹊徑。網紅轉型演員的常規路徑通常是在主流影視劇中出演角色。

黃燦燦曾經主演的電影版《泡沫之夏》,常年被網友列在奇葩爛片榜上,其粗糙的制作、狗血的劇情招來吐槽無數,黃燦燦的表現自然也被不斷攻擊。而之后,她的演員之路就是在諸多影視劇中打醬油,并無代表作或代表角色出現,在《我的莫格利男孩》之前,她幾乎快被遺忘。

但同時也有一些網紅開始主演“小而美”的劇集,今年一部網劇《天雷一部之春花秋月》掀起過一陣小小的追劇潮,這部低成本制作的沙雕風古偶受到了不少歡迎,但它卻是赤裸裸的“網紅”陣容。

男女主角李宏毅和趙露思,一位從《變形記》出道,一位是坐擁一千多萬粉絲的抖音網紅。雖然這部劇中也有人質疑他們的演技,但整體的故事和人設加持,還是令他們在影視觀眾中圈了一些粉,可以說這部作品對兩人的人氣和今后的演藝事業都有著提升作用。

張予曦曾經主演的《親愛的公主病》也是此類型的網劇,設定奇幻、劇情魔性,雖然演員演技欠奉,但整體令人耳目一新。張予曦也憑借此劇從網紅轉型,之后接拍了不少影視劇。

看下來,網紅身份使他們通常無法接到大戲的主角,但在當紅演員主演的戲里打醬油,往往也收效甚微,所以主演一部劇本有亮點的小成本作品,翻盤的可能性還更大。

網絡平臺的繁榮給了素人更多進娛樂圈的可能性,但想要成為真正的演員從來不是容易的事,在觀眾越來越信奉“網紅和明星之間有壁壘”的當下,網紅轉型也要做好任重道遠的準備。

【文/薛牧】

The End

影視獨舌 由媒體人李星文創辦的影視行業垂直媒體。我們的四項媒體主張:堅持原創,咬定采訪,革新文體,民間立場。

熱 門
明 星
賈達·萍克·史密斯 張倩云 丹尼爾·本澤利 佐藤健 柯欽政 凱斯·斯扎拉巴杰卡 休姆·克羅寧 李慧 喬宏 弗蘭克·卡倫布 大衛·埃里斯 摩根-弗里曼 麥克薩爾辛 李天恩 李思菘 季曉菲 藍蘋 董瑞峰 尖酸刁難 血鯊 喬什·布洛林 娘家 楚喬傳 杰瑞·沙茲堡 1977-03-21 穆宏 彼特·布爾(I) 精靈旅社3 美地勤偷飛機墜毀是怎么回事?美地勤為什么偷飛機 中居正廣可疑傳聞聚集的圖書館 瀕危動物 龔琳娜 1947-03-19 Roger·Lewis歐內斯特·蒂德曼 大衛·珀漢 法國隊
浙江11选五走势图